【恩典见证】曾经那个忧郁、厌世、自卑、苦毒的小姑娘哪里去了?

【恩典见证】曾经那个忧郁、厌世、自卑、苦毒的小姑娘哪里去了?

【恩典见证】曾经那个忧郁、厌世、自卑、苦毒的小姑娘哪里去了?-福音城fuyincheng.jpg

寡欢


我时常纳闷,为何我的性格灰暗到如此地步?後来才知道,妈妈在怀我的时候,我的舅舅死了,妈妈伤心欲绝,就早产了。


看自己一岁时的照片,我的眼睛竟然从那时起就和现在一样沈思而忧伤,整个童年郁郁寡欢。记得大人们说我的阴气太重,从来不敢在我面前乱说话,因为我什麽都听得懂。还记得有一个很老很老的爷爷,经常找我听他说话。他什麽都说,说他想他妈妈了,说著说著,就抓著我的手哭。


还记得在一个停电的夜晚,我心平气和地用蜡烛把自己家的窗帘点著了,看著大火呼呼地窜,心里好痛快。


後来大一些了,上了幼儿园。一天看到一个男孩,在地上蹲著玩小车,我就随手丢了一块砖头到他头上。看到鲜血流出来,我才心里稍感害怕。


可是我说不清,到底是什麽力量在控制著我。总之,我好害怕。那时虽然很小,却觉得心里有一个黑黑的东西。我躺在茫茫的雪地中,坐在小河中突起的石头上,一整天、一整天地发呆。我在逃避著什麽,在寻找著什麽?没有一个人能明白小小的我到底是怎麽了,到底在想什麽。


从小,我就隐隐觉得自己是一个寄居的人(虽然当时还不知道“寄居”这个词)。渐渐长大了,孤独与害怕的感觉也越来越确定,最终固定下来,如影随形。


12岁是一个转折点。从那时起,我开始拼命看书,并且大多是古典文学,速度之快让大人惊奇。我所有的空馀时间都在看书,上课也在看书,吃饭也在看书,晚上躺在被窝里面,还要看到很晚。一年之内,我就变成了一个近视眼。


《红楼梦》让我著迷,是改变我的一本书。我以为在这本书里,我找到了一直寻找的真谛。我开始深信“好就是了,了就是好”,也相信万事不过是“飞鸟各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净”。


我以为这就是真谛。我找到了,万人都没有找到,所以我骄傲。从那时起,我在潜意识里面,开始崇拜和模仿愤世嫉俗或厌世的情绪。


虚荣


上初中以後,我开始自负。我的成绩一直是最好的,深得所有老师的喜爱;我的作文永远是范文;我从小到大一直在班里当干部┅┅我把这些都归於自己的才干和聪明。这些都极大地鼓动了我的虚荣心。


後来我又想,如果我时常显出不爱学习的样子,而每次考试都是第一名的话,别人就会觉得我特别聪明。於是我时常逃课或睡觉,在课堂上打闹,努力让老师忍无可忍,最後让我去门口罚站┅┅我竟然虚荣到这种地步。


我发现,他人的肯定能给我极大的满足感。我开始拼命挣取别人的认同和肯定。我家里有满满一个书架的心理学方面的书,我读过其中一些,因此懂得些怎麽迎合人。我又时常叛逆,和学校的领导叫板,於是很快成了班里的“精神领袖”。


有谁能像我一样风光呢?有谁能像我一样,有那麽多的朋友和崇拜者呢?有谁能笑得像我一样开心、痛快?我和学校对抗,全班就写联名信支持我;我一号召,全班就到老师办公室示威。我过生日,收到的礼物是最多的,过年收到的贺卡也是最多的。


很多人都羡慕我,可是谁又知道,我拼命做这些是因为怕、因为无力承受孤独和恐惧呢?我不能让自己停下来,我不能静下来,否则更深的孤独和恐惧,会迅速地把我吞没。我只有不断地欺瞒和麻痹自己,让自己很忙,没有时间去认真思考自己的真实处境,没有时间认真面对内心的黑暗。


写下这些话,对我来说是一种痛苦。我本想永远隐瞒这样一段历史,以免因羞愧和悔恨而痛苦。当时我所认为是光荣的,现在看来都是可鄙的;当时我所用力追求的,现在都是我所唾弃的。不管当时表面如何,不管当时我显得多麽真诚,我知道自己内心的算计,知道自己美好的行动後面,有一个多麽世俗的动机。


这些都让我现在羞愧得出冷汗。可是最终我决定真实的写下来,让大家看一看,我这样被虚荣和自负捆绑的人,最终是如何被释放的。


《福尔摩斯探案集》中有一个著名的故事,凶手杀了人後,为了隐瞒死亡时间,用电热毯裹了尸体。等法医检查时,尸体还是热的。我感到自己其实也就是已死的尸体,追求的只不过是给尸体裹了电热毯。只要一断电,就会归於冰冷。温度也只是骗人的,转瞬即逝。


一起喝啤酒,流眼泪的朋友,能承受多久的分别而不生疏?我突然就厌倦了,退出了人群,成了个“万里独行侠”。我开始渴望里面的热,渴望真实的生命,而不是电热毯裹住的尸体。但我并不相信自己真正能找到,於是,反而陷入了绝望。


鬼怪


我一直相信一些神秘的东西。


小时候,我时常看到眼前有金星,或是晃动的色块。每当看到这些奇异的景象,心里就充满了喜悦。我也相信自己能用意念控制事情的发展,控制动物或人。奇怪的是,我时常尝试,时常成功。


到了小学二、三年级,我开始见佛必拜。每天晚上我向佛祷告,向观音祷告,也向上帝祷告,他们总会有一个听见我吧?


我心里一直有一个黑黑的东西,从这个东西里面生出虚荣、自负、自私、嫉妒、恐惧、邪恶等一系列感受,捆绑著我。但是最可怕的是鬼。“鬼”这种东西,似乎就潜伏在黑东西最黑、最深的地方。它是属於我的,是我的另一面。我一直在逃避它毒色的眼睛,逃避它向我发的召唤。晚上我不敢照镜子,镜子里的自己俨然一个鬼。


我也不能看鬼片或者鬼故事。我发现我和普通人不一样。别人看鬼片是一种刺激。对我,却是一种诱惑或者召唤。我能清楚的感觉到,我心里的那个东西在应和,在跃跃欲试,想出来控制我。这是让人毛骨悚然的。


我还时常做一些关於鬼的梦,後来就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真的。


在一个没有电的黄昏,我病了,一个人躺在宿舍。整个楼就我一个人。楼道里响起了极其吵闹的奔跑声,我对自己说∶“妹妹们来了!”门“碰”的一声被撞开,一大群小小的姑娘冲了进来,都长著惨白得近乎透明的脸,都扎著两根小辫,都有发青的嘴唇。


她们大声的喊叫著,笑著,那麽吵闹,几乎把房顶都掀起来了。有一个小姑娘爬上我的床,钻到我的被窝里,一个坐在我的头顶,一个坐在我的脚边,一个爬上我上铺的床,两条腿搭拉著,一个坐在我的对面。她们都大声喊∶“起来啦!起来啦!和我们走!”


我翻了个身,迷迷糊糊地说∶“别吵,别吵,我再睡会儿。”她们就用冰凉的小手拉我,抬我的胳膊,抬我的腿,伸手到我的脖子里凉我。我始终不愿搭理她们。她们闹了一通,就走了。她们走後,我想起刚才门被撞开了,就起身去关门,可是却发现,门竟然是从里面插著的。


这样的事还有很多,有时我宁愿用“我在做梦”来解释。可是我的心里非常明白,这不是做梦,是有另一个“我”存在於我的体内,并且很熟悉那个诡异的世界。


每当奇异的事情发生,我竟然不害怕,也不奇怪,似乎那些是很正常的。可是每次有这样的事发生之後,我的情绪就很低落,感觉自己生活的快乐被吸走了一部分。


咒语


小爱神丘比特为了报复太阳神阿波罗的嘲笑,用爱的金箭射中了他的心脏,又用铅箭射中了河神的女儿达芙妮。结果阿波罗疯狂地爱上了达芙妮,而达芙妮疯狂地厌恶他、逃避他,甚至不惜变成桂树。


《阿波罗与达芙妮》这组雕像,正是记录了这个追赶和变形的瞬间,是意大利雕像精品中的精品,被称为“刹那抓住了永恒”──让人心碎的瞬间,却又宿命般的安然。


这是我最爱的雕像,也是最害怕见到的雕像。这样一个永恒的刹那,似乎是一个咒,一个预言,命运之神带著讽刺微笑的脸从雕像背後露出,告诉我,我生命中的所有的爱情,都要在恒定的追与逃中被消耗,被践踏,直到我生命的完结。


用一个词形容我所有爱的经历∶飞蛾扑火。


我从来没有过平淡的感情经历,我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但一旦爱起来,就如洪水一样猛烈,就能耗去整个生命。可是就像预定好了似的,每一次,从一开始就是绝望的。


而所有爱过我的人,最後都会被伤到绝望的地步。


相同的悲剧,化妆成不同的形式,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和不同的载体上,反复上演。


我始终在拼命寻找希望。只要是我认为有可能救我的方法,我都会投入全部的激情∶读书、画画、写作、体育、交友、恋爱┅┅我都像疯子一样,为之付出全部。可是我没有找到希望。


我像一个拼命奔跑的人──在昏暗古堡的长长走廊里,孤独、空虚、恐惧,绝望化作野兽,在後面疯狂地追逐著我。我一边跑,一边拼命捶打著两侧的房门,希望有一扇可以为我而开,可以让我在里面躲避、喘息。但直到灰心,直到绝望,直到麻木,没有一扇门为我打开过。


我明白了,我这是何苦呢?生命本来就是这麽一回事!好好地享受每一天吧!等在这个世界上服满了几十年的役,不就可以回去了吗?可我又问自己,你要回到哪里?


只能是无言的沉默,无解的迷茫,无尽的恐惧┅┅


直到我遇见了赐真实生命的那一位。


他说∶“寻找的,就寻见;叩门的,就给他开门。”


敲门


我的周围没有一个基督徒,亲戚朋友当中也没有,没有人给我传过福音。但当我信主後,回忆起信主的点点滴滴,才发现神一直亲自呼唤我。


主第一次来敲我的门,是我四、五岁的时候吧!一个四、五岁的孩子,能记住什麽事呢?可我记住了。


那天我病了,躺在床上看电视。是一部外国片。有一群人穿著黑色的衣服,围著棺材,一边走一边划十字架。那时我还不知道他们在干什麽,可我却被这个动作深深吸引了。我小小的心竟然知道,这个动作是和神有关连的。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想和一个朋友和好,就每天在临睡前祷告。


六年级,无意间看到一个姐姐有一个十字架,上面有耶稣受难的苦像。我问她,这个人是谁?他为什麽这麽可怜?可是她不说,还不让我告诉别人。不知为什麽,我的心深深地爱那个十字架,於是就偷了。这是我一生中唯一偷的东西。以後就整天带著。


後来有一天,在一座没有灯、空无一人的宿舍楼里,忽然响起清晰的脚步声。我想起这栋楼是在坟地上建的,几乎吓疯了。我摸到十字架,高高举著,终於逃了出来。从此就更喜欢这个十字架了。


初中,我开始读大量的外国文学名著。这些书基本上都会提到上帝。《鲁滨逊飘流记》里写到∶“就算我失去了整个世界,但我有主,我还缺什麽呢?”《简爱》里说∶“虽然我贫穷、矮小、不美,但在上帝的审判台前,我的灵魂与你完全平等。”这些话让我感动得热泪盈眶,久久回响在我心里。每次读到耶稣基督的名字,我的心里就火热。我渴慕亲近他。


我开始找教堂。当时我不知道教堂是对所有人开放的,就在一旁躲著,看到有独身的中年妇女就跟著进去,冒充人家的孩子。


进去後,找个最偏僻的角落坐下,生怕被人赶出去。牧师讲的是方言,扯著嗓子大喊大叫,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教堂里全是农村的老头、老太太,不断咳嗽、吐痰。可牧师的一句话深深地抓住了我。他说,你往左边看看,再往右边看看,他俩和你一样,都是罪人。


其实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有罪的。我也凭著直觉知道,有一天我要接受审判。每次一想到这个,我就陷入深深的恐惧与焦虑之中,不知道该怎样逃脱。


去过教堂後,我知道了上帝是审判的主,上帝是唯一的真神,他厌恶我去敬拜别的假神。於是从那时起,我弃绝了佛教、气功等我曾感兴趣的偶像。只是我不知道耶稣能赦免我罪,所以我仍然恐惧。


大墙


从初一起,我喜欢班里一个叫亮亮的男孩子,我一直喜欢他,好多年。他不知道。我每天都梦见他,结果整天活得像个神智不清的人一样。到了初二下学期,忽然听说他喜欢我们宿舍的一个女孩。我就用刀在胳膊上划。


那个璁假我很少在家呆著,也很少说话,因为妈妈偷看了我的日记,还羞辱我。我们院里有一个靶场,靶场的大墙有三层楼高,一米宽。我一整天、一整天地坐在这个大墙上发呆。


当初修建此墙的时候,为了防止有人爬墙,辅墙有四米高,一个巴掌宽,几十米长。不要命的人才敢走。可我每天都像幽灵一样走好几趟,还睡在大墙上。死就死吧!


大墙的後面,是一望无际的荒凉农田,几乎没有人烟。我每天抱著膝盖坐著,望著荒原,让风吹著,活得像不会说话的畜生一样。内心的痛几乎把我杀死了。我对自己说,等挣够了养父母的钱,就能死了吧?要能马上死就好了。


有一天,不知道从那里来的爆发力,我忽然捡起一块石头,在大墙上用力刻下几个字∶吾主上帝。然後就跪下了。


之後啊,难熬的日子就不再是我一个人度过。我整天和上帝说话,告诉他我的痛苦,也说我知道他有他的安排。跪在这几个字面前,我竟然得到了安慰,竟然又愿意好好活著了,也没有得自闭症。


上了高中,每天都听福音广播。有一天,我一边洗衣服一边听,收音机忽然掉下来,掉到洗衣机里了。我知道我的英语老师是基督徒(她也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基督徒),就赶快去问她,是不是上帝不喜欢我听他的广播?是不是我的罪太大了,他不想要我?


老师说,这怎麽可能呢?她领我到她的办公室,给了我新约圣经,还有《耶稣传》的光盘。我欣喜若狂。我想不明白,她为什麽对我这麽好。


回家後,看了《耶稣传》。看到妓女跪在他脚下,用眼泪给他洗脚,又用头发抹干的时候,我就哭了。因为耶稣说∶“你的罪赦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了饶恕。我流著眼泪默默地说∶“耶稣啊,我也是个罪人,你也愿意饶恕我吗?”


片子的结尾有呼召,我诚心诚意地跪在地板上,跟著一字一句地做了决志祷告。


我不敢相信,我这麽容易就得到了赦免,得到了这麽大的福分。於是我回到书房,打开圣经。随手一翻就是《约翰福音》第1章∶“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这等人不是从血气生的,不是从情欲生的,也不是从人意生的,乃是从神生的。”


我信圣经是神的话,我信神既然这麽说,我也是诚实的接待了耶稣,那麽我就是从神生的儿女了。这确信让我心中充满了欣喜和感恩。那是高一下学期。


老师


老师邀请我去教会看看。第一次去教会,简直郁闷透了。那是一个小民宅,光线昏暗,挤了好多人。我觉得他们又神经又虚伪。翻了翻赞美诗的歌词,简直太弱智了。


老师问我,那天聚会的感觉怎样?我直言不讳。她接著邀请我,去参加她带的聚会。我说信就行了,为什麽要聚会?她说聚会就像把碳放在火堆里一样,一块炭火离开了火堆很快就会熄灭,但许多炭火堆在一起,就可以越烧越旺。


我听了这个比喻,以後每次都去,没有一次缺席的。甚至放假了,聚会停了,我也会去聚会的房间门口坐一会儿。


参加聚会的,都是我们学校的高中生。我最喜欢的是唱诗,最头疼的是给左右的人祷告。但我渐渐地有了些家的感觉。我深深地依恋老师,但有时又讨厌她,甚至轻视她。觉得她狂热过头了,神经兮兮的,难怪别人背後都说她犯傻。


她还邀请一些我极其讨厌的人到教会,就是那些在整个年级都混不下去、人人唾骂的学生。她竟然拉著他们的手,给他们祷告,竟然允许他们抱著她哭。我觉得老师好虚伪,我不信她真心喜欢这些人。我觉得她这样做,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善良。


可是不管怎样,老师对我来说是特殊的。我依恋她,因为世界上再没有一个人像她这样爱我。她是真诚的爱我,没有任何条件,不求任何回报。这一点我还是能看出来的。再没有一个人,能像她一样,让我信任,把心中最隐秘的痛苦坦露;再没有一个人,能像她那样,流著眼泪为我祷告;再没有一个人,能像她一样,给我200块钱,买一个新的收音机,免得挨妈妈的骂。


但我仍觉得自己比老师高明。我能又信神,又不妨碍自己的人际关系。当信仰触及现实利益的时候,我能精明的妥协。但老师怎麽能为了信仰,不顾一切呢?她难道真的不知道,别人怎麽看她?她好像没了神,就活不下去似的。这样就太过头了。凡事都应该适可而止,顾全各个方面的利益。


颤栗


有一队美国的学生到我们学校来,我负责接待。他们名义上是来参加夏令营,实际他们都是基督徒,是来传福音的。领队是个老头,身高两米。他是我信仰上的父亲,是我的恩人,他引领我每一个脚步。有时我读著他的邮件,就哭了。


我做了决志祷告。


不久,因为感情的原因,我开始失眠了。一失眠就是四年。後来发展成了严重的神经衰弱和强迫症。


这是我与神较劲儿的四年。我咬牙切齿地对神说∶“你或者医治我,或者不要让我看到明天的太阳!”可是神始终沉默。


这样的四年,我的傲气和功利、贪恋与自我中心,终於被磨掉了。当神彻底医治我的时候,我终於怀著感恩与谦卑的心,跪在他的面前,认他为主。


从决志祷告到现在,有七、八年了!在这些年里,我经历过死阴的幽谷,怀疑过,反抗过,灰心过,绝望过┅┅但主从来没有丢弃过我。他拉著我的手,一步步走到光明之中。他在我软弱的时候搀扶我,跌倒的时候抱我起来,在我无力行走的时候背著我。


而我呢?自私、骄傲、忘恩负义、怀疑、叛逆、软弱┅┅当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自己都不能饶恕自己的时候,主仍以不变的爱爱我。当我对世界绝望,对人绝望,最终对自己绝望的时候,他把我引向对神的大盼望。


我又找到了自己的价值,像一个迷路的孩子回到家一样,回到神的怀抱中。我的心温暖地颤栗,有了对所有人的爱!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充满希望。


圣经上说∶“认识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的确是的!从认识主,我才开始像一个人一样活著。


快乐


再说说那个大墙,这个假期回家,我特意去看它。几年不见,它还是孤零零的老样子。我又像过去一样爬上去,发现我刻的几个字,竟然还在。当我以一颗快乐、感恩的心跪下,双手伸向天空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件多麽奇妙的事啊──几年前,那个忧郁、厌世、自卑、苦毒的小姑娘哪里去了?现在在这里的,是个多麽美好的新生命,褪去青涩,像毛毛虫褪去茧子、变成耀眼的蝴蝶一样!


现在的这个姑娘,已经成为了他人生命的祝福。她因曾经的痛苦,能安慰那些痛苦中的人!她因曾经的失眠,如今有信心给失眠的人祷告!正如《奇异恩典》中所唱∶“许多危险、试炼、网罗,我已安然经过。”


我又像以前那样,在大墙上躺下来,睡著了。当我醒来的时候,看到极其美丽的云彩,彷佛天开了,那耀目的美是我不敢描述的。

作者:陆百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