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喜的信息》第一部福音信息一:有神

《大喜的信息》第一部福音信息一:有神

210304《大喜的信息》一:有神.jpg

作者:倪柝声

读经: 


「愚顽人心里说,没有神。」更清楚一点的翻法,就是说,「愚昧人心里说,没有神。」(诗十四1) 


「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请注意下面的话,「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祂赏赐那寻求祂的人。」(来十一6) 


「我们晓得律法上的话,都是对律法以下之人说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审判之下。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罗三19-20) 


现在我要说一个题目,这一个题目,不一定是容易说的,也许有一些不容易。我可以承认说,这是我平生第二次说这样的话。今天所要讲的题目是甚么呢?就是希伯来书十一章六节所说,「凡来到神面前的人,必须信有神。」连带还要提起诗篇十四篇一节所说的,「愚昧人心里说,没有神。」其实对于神的有无的问题;是不必讲的,圣经也不来辩论这个问题。因为圣经以为人必须信有神,人没有一点理由说没有神;好象这个问题,早就已经解决了。但是,现在世界上有一班人,自以为是无神派,说没有神,不承认有一位治理万有的神。这种论调,现在可算是很时髦,很被人欢迎。说这样话的人好象是头脑比人新一点,本事比人大一点,所以敢起来这么说。在我还没有点破他们之先,让我们来看,无神派之中,到底分几种,或者说,到底里面有几类的无神派。其中有一类,实在是不值得与他们接谈辩论的,连与他们点头也是不配。其中有一类,还有一些儿价值,可以使我们来与他们说说。今天在我们中间,也许有无神派的人,我对你说,有一类的无神派,和他还有谈论的价值。我问你,你是属乎那一类?虽然他们自己不承认分类,但是,我们旁观者,清楚一点,可以把他们来分一分。 


道德的无神派 


对于这一类的无神派,不必和他们说甚么,也不必同他们辩甚么,只要去看他们的行为就是了。虽然有许多人不承认自己为无神派,但是,从他们的行为,就可以知道他们了。不必说了,也是没有资格再说了,因为他们的道德,比话语说得更清楚,更恰当。他们所以成为无神派,不是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来说没有神,乃是因为他们的行为,必须要求他们说没有神。他们自己的道德,不准他们说天地之间有一位神。一个土匪,他必须要相信没有官兵;一个坏学生,必须要相信没有先生;凡是一个弄不好的下人,必定要说没有上司;一个坏人,必定要相信没有律法。这并不是他们真真不相信有这么多东西,乃是他们自己的行为,叫他们不能相信有这些东西。若是有一个人,他说,「我不相信有神,在我的头脑里没有神这件东西,」你就可以拉 着他的手,问他说:「朋友,你有没有道德?」不必说到别的,只要问他有没有道德?人可以不相信有神,人能不能不相信有道德呢?我老实对你们说,虽然我年纪不大,但是,在我这样的年数中所碰到的,可以说,一百个无神派之中,最少有九十九个的道德是靠不住的。我从来没有看见过一个无神派的人,他的道德稍微靠得住的。在座中间,有许多人是年纪比我大得多,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碰到过一个无神派,他的道德是稍微靠得住的呢?无论是在同学中、同事中、朋友中,所碰 着的无神派,实在都是因为他们的道德太坏了,所以不能相信有神。让我说一句实在的话,甚么时候,神从一个人里面出去,甚么时候,不道德就进入他里面来了。 


美国有一位很有经历的传道人叨雷先生,一次在一个地方布道,有一个大学生走来对他说,我以前是相信有神的,但是,近来我不相信了。叨雷先生就问他说,为甚么缘故近来就不相信了呢?他回答说,我因进了大学,知识大了一些,所以不相信了。我这本书读读,那本书读读,就把神读掉了。叨雷先生对他说,不,你不要骗我,我也是大学毕业的,书也读了不少,而且还是博士,但是,我没有把神读掉,你总有一个缘故在内,不然那里会把神读掉呢?叨雷先生又说,让我问你一句话,你不相信有神了,你的道德行为如何呢?他就直直的回答说,我只得承认我现在的道德不如从前了。叨雷先生有一句话说得顶好,他说,我不必与你辩论,不必举出许多理由来证明,若是你不去作坏事,你的道德高尚一点,神立刻就来了。这是事实。有许多人所以不相信有神,并不是有多少理由,只是因为有千万件的罪恶阻挡他相信,他不得不变成一个无神派。 


感情的无神派 


情感是甚么呢?情感就是心理中间的一部分,专门管要不要、爱不爱、欢喜不欢喜、称心不称心等。有一班人,他们是不要有神,不欢喜有神。他们想不要神,就说没有神。我说一个故事给你们听。有一种鸟名叫驼鸟,牠的身体很大,也很高,人可以骑的。但是,牠顶笨,若要捉牠,只要用几十个,或者几百个人,来围追牠,一直等到牠跑得累了。我们知道,驼鸟的身体是很大很大的,可是牠的头很小。当牠看见有这么多的人来追牠,而且四面都是人,牠怎么办呢?牠就用脚在地上抓出一个小小的洞,牠把那个很小的头,放在洞里,这样,牠就以为平安无事了,现在不看见有人了。牠不知道牠虽然把牠的头放在洞里,但是,人还是在那里,牠那个大大的身体,还是露在外面,没有藏起来。现在也有一班人,他们想,最好是没有神,最好没有神这样一件东西。他们这样想,就算得数吗?就真的没有了吗? 


有一次,我在一个地方传福音。在这地方,有一个行为顶不好的人特来对我说,「你不要对我讲甚么耶稣,甚么圣经,甚么福音,这一切你都不必对我讲,因为那根本的问题没有解决,那第一要紧的有没有神的问题,你没有对我讲清楚,怎么能够说到福音呢?」我就问他说,「朋友,你不相信有神吗?」他回答说,「我是说没有,你怎么说有呢?请你告诉我。」我对他说,「你当然不相信有神。」他说,「为甚么我说没有神,而你说有神呢?」我就说,「这,你自己知道。」他好象不懂似的说,「怎么我知道呢?」我说,「你自己肚子里明白。」他就有些厌烦的样子说,「怎么叫作肚子里明白呢?」我就对他说,「你巴不得没有神,不必多说,你自己肚子里明白。」他好象有一点懂得了,就很有一些难以为情的样子去了。真的,对于这一种的人,不必对他们说甚么,辩甚么,其实他们算不得是无神派。不过因他们的情感,不高兴有神而已。 


口头的无神派 


这一班人,除了一口咬定说无神以外,并不讲甚么理由。他们的嘴顶硬,真是没有法子同他们讲。你问他为甚么不相信有神,他并没有理由,就是这样说,我不相信。你对他讲一百条理由说神是有的,但是,他会有一百零一条说没有。你就是说了一千条理由,他好象有一千零一条的理由。这等人,真是没有办法。他们不过是嘴硬,因为已经说了,就不改变了。你就是三天三夜不停的同他讲,他虽然知道自己的不对了,但是,他还要硬,他还有话讲。他们的理由虽多,不过是专制武断而已。他们的一张嘴,实在是硬,真叫人没有办法。他们的头脑里是空的,没有理由的,但是,在他们的嘴里,是满口无神,所以我称他们为口头的无神派。 


以上这三派的人,都是不可理喻的。另外还有一派,恐怕有一点希望,可惜人数是顶少。另外的一派是甚么呢?我可以替它起一个名字,叫作: 


理智的无神派 


甚么叫作理智的无神派呢?就是说,这一派的人,要讲理由,你若能以理由证明给他们看,他们还肯接受。对于这一种的无神派,还有一点辩驳的需要,还有一点价值。但是,全世界上,这一种的无神派,到底有几个呢?恐怕没有几个。我并不是说绝对没有,但是,顶少,并不多。今天,我不多说甚么理由来证明天地之间有一位神,来与他们辩论,因为圣经里面并没有说到神有无的问题,只有提到主耶稣,圣灵等等的事,这就是表明说,神有无的问题,是不必提起的,是大家都知道的。神的存在,是一件不可动摇的事实,所以不必说了。 


你怎样敢说没有神? 


若是今天,有一位无神派的朋友,要来说到神有无的问题──这是我们在谈道之间常常可以碰到的,他们必定说,神是没有的。此时,你可以问他们说,为甚么没有呢?也许他们有一条二条的理由。


但是,当我每次碰到这种情形的时候,我总是不给他们机会说下去。我是对他说,像你这样的一个人,怎么敢说没有神呢?也许他还有他的理由要说下去,我仍是拦阻他,问他说,像你这样的一个人,怎么敢说没有神呢?他还有第一条第二条的理由,但我还是对他说,像你这样的一个人,怎么敢说没有神呢?也许他要希奇的问,为甚么你总是说这样的话呢?我就说,我是先要解决说这话者的资格,你这样的一个人,怎么敢说没有神呢?或者有人要说,你这样问法太武断了。


不错,好象是有些叫人不懂。但是,我要问的,就是你自己是甚么样的人,照 着你这个人说起来,是没有资格说到神有无的问题的。或者说得更直一点,就是,你知道你是甚么东西,而这么大胆的说没有神呢?像你这样的东西,全世界上还有十九万万,你算得甚么呢?并且你连自己身上和日常接触的事,也不能知道,你那里有资格来说没有神呢?


你不知道你的指甲是怎样长的,你的心是如何会跳的;你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下雨;你也不知道你明天还吃饭不吃饭。连一点点的小事,你尚且不知道,你怎么敢说没有神呢?我只读了二年化学,所以我不敢说到化学上的事,恐怕那些比我更通的,年数读得比我更多的人笑话我。你这个人,不过是世界上十九万万分之一,你倒敢说没有神么?


所以我说,像你这样大的一个人,或者说像你这样大的一件东西,是没有资格来说没有神的。你知道你是多小吗?我对你说,像你这样的人,在现在的世界上,还有十九万万呢。你知道地球有多么大?也许你的见识特别一点,以为地球不顶大。那么你知道太阳系有多大?也许你以为不大。让我问你,你有没有本事,去把太阳拿来放在你的面前,看一看到底有多大?


若是可能,就把太阳的中心挖空,只留 着它的外壳,你就把地球一样大小的东西放进去,试试看好放几个。我告诉你一个放进去不满,就是放两个还不满,你可以一直放,我告诉你,就是放一百个、一千个进去,还是空得很,就是放一万十万一百万个,还是空的。这个太阳,能容像地球那么大的,至一百五十万个而有余呢。星球中,像太阳系那样大的还不知道有多少。有一位天文家说,像太阳那么大的星球,在宇宙中,还有五万万个呢。你这一个人,有多大?你怎么敢说神是没有的呢? 


让我举一个例,我有一个弟弟,六岁的时候,刚刚从幼儿园毕业,拿了一张文凭回家来,好象是威风得很,以为自己是得到了天大的地位了。真是神气活现的,走来对我说,我今天毕业了。我就问他说,你今天从甚么地方毕业,他说,从幼儿园大学毕业了。唉,这个世界上,幼儿园大学毕业的人太多了!幼儿园出来的博士,真是太多了! 


让我们再看,天文学家说,光的速度,一秒钟要走十八万六千英里。一英里要合中国的三里多。在这一秒的中间,光已经走了十八万六千英里了。那末一分钟、一日、一月、一年,要走多少里呢?这种速度,恐怕是我们所不容易算的。虽然光的速度有这么快,但是,还有些天文学家说,有的星光,已经走了二千年了,但是,它的光还没有照到地球上。这样说来,宇宙真不知有多大!唉,一个只有六尺高,占地不满一尺的人,倒敢说没有神,真是全世界最武断,最滑稽的人了。像你这样小的人,竟然顶威风,顶庄严,好象顶有道理的说没有神,你想能够吗?我不必说,你们大家都知道。 


宇宙间是谁管理呢? 


我真不知道有人还会有这大胆,来说到宇宙之间有没有神的问题。我现在不说,暂且把它放在一边。让我们再看,论到宇宙,说起大来,不知道有多大;说起小来,真是小。连显微镜都照不出来的东西,都有一定的组织,一定的律法,一定的次序,这真是希奇。无论你去看那一件东西,都是这样。从前人说,原子是顶小,后来又有人查出,电子是顶小;近来又有人知道,还有更小的东西。小虽然小,但是其中都有一定的原则,一定的律法,一定的次序。若是说没有一位神,就这一切,是谁定规的呢?不然,那里能作得这么恰巧适当呢?所以必定有一位神来管理,来定规的。不然怎么能够有今天这样美好的光景呢?照这种情形说起来,只有两句话:一句话说,它们是碰巧而成功的;或者还有一句话说,必定是有一位定规的。若不是碰巧的,就必定是有一位定规的;若不是有一位定规的,就必定是碰巧的。二者之中,必定有一个是对的。 


是碰巧的么? 


我们知道,碰巧是不一定的,是忽然间不知道甚么缘故而偶然成功的。定规呢?就必定要有一位来出主意,来定规。若是说宇宙间没有一位定规者,万物都是踫巧而成功的,那我们真是不知道了,不懂了。有的朋友说,一样东西同另一样东西踫一踫,会碰出许多东西来,就成功了这个宇宙。这我真是不懂得。我没有看见过世界上有一样东西是碰巧碰出来的。我的一块手巾,并不是几根枝子碰一踫,碰出一堆棉花来,而后这堆棉花碰一碰,就碰出线来;这些线又碰一碰,就成功一块手巾。我真不知道,宇宙间有没有一件东西,是碰巧碰出来的。 


让我讲一个实在的故事给你们听,你们就会知道,到底东西可不可以碰巧碰成功的。有一个人,有一次走到美国制造轧牛肉丝机器的厂里面去,访问厂长。这种小小的机器,差不多上海牛肉店、牛肉摊上都有的。就是用来把牛肉弄成一丝丝的小机器。这一个厂,是专门造这种小机器的。那人去探望厂长,后来谈论到宇宙如何成功的问题,那个厂长说,宇宙间必定是有一位大有智能能力的神定规的。


另有一位朋友说,(宇宙之间,没有一位神,宇宙是碰巧而成的。这位厂主也不同他辩论,只对他说,你来,同我去看造轧牛肉丝的机器。就对他说,我们这种小小机器,只有八块东西合起来成功的。你说宇宙是碰巧成功的,那么我请你试验给我看看,到底能不能碰巧成功。现在我们把这八块东西,和几只螺丝钉,一起放在一只木箱里,请你把这个木箱摇摇看,看它们能不能碰成一只轧牛肉丝的机器。我们知道,无论如何摇,再也碰不成一个机器。


那个厂主对他说,我们这个厂里,有几百工人,其中最有本事的,一天能够合成二百个的机器。如果到乡下去雇一个顶笨的女人来,她从来没有看见过机器的,无论她怎样笨,最多教她几天的工夫,她也能够装配了;但是照你这样的摇就是摇一个月,摇一年,也不见得能够成功啊。这是实在不可能的事。一个价值美金三元七角多的小机器,尚且不会碰巧成功,难道这么大的宇宙,倒是碰巧成功的么?宇宙中的形形色色,难道都是碰巧成功的么?


今天我们所生的椅子,一个木匠,只要费半点钟的工夫,就能够装配好。若是要碰巧的话,恐怕我们今天没有椅子可坐。宇宙中的许多东西,若都是碰巧而成功的话,真是太希奇了。宇宙能够像这样的有次序,有规则,必定有一位定规者,才能够这样。就是世界上最笨,最没有知识的人,也是相信的。所以人若不是傻子,就必定相信有神。不然就是他的头脑生了病。无论如何,神总是有的。人不相信有神,这是没有理由的。不相信有神的,必定是他的头脑有了病。 


良心的见证 


以上不过是从外面来证明神是有的。现在让我们从另一方面,就是从世界上人的心理来看,到底有没有神?最近美国有一个国家地理学会,有一大规模的组织。他们曾经到各处去调查人文、地理,他们查考的结果,是世界各个的民族,无论是文明,是野蛮,或者是进化,是退化,却都有一个相同的地方,就是相信有神。真的无论甚么人,就是像顶不开化的苗子,他们也知道有神。如果一个人顶笨,他不会思想,不会说出理由来,但可以去问他的心,他的心会告诉他,到底有没有神。有许多人只是嘴硬而已,却违背了他的良心。 


一千九百二十五年,在南美利加洲地方,有一个故事,就是有一天,有一个传道先生,从一森林经过时,忽然听见好象有人喊救的声音。于是他就跟着那个声音奔去;后来跑到一条河旁边,看见有一个人乘 着一只独木舟,从上面一直往下流。这条河的水流得很急,并且隔不多少远,有一个瀑布。若是无人援救那个人,他一定要被瀑布冲去了。这时候,那个人正竭力的喊着说:神阿,神阿,救救我,救救我上传道先生见此情形,就设法将他救起来了。 


第二天,这传道先生又从这个森林经过,看见在河的那边有几百个人在那里聚会,有一个人在那里讲道,他就走去听听,看他们到底讲甚么道。那一个人正在讲到神的问题,讲了很多很多的理由,说是没有神。那个人讲完了,就对大众说,我已经讲了这么多的理由,若是有谁不佩服,想要驳的,就可以来驳。那位传道先生,就上台去说,我并不会驳,我今天也不讲甚么理由,但是,我可以讲一个故事给你们听。昨天我行路走过对面的一个森林,听见有人在喊救命,就是说,「神阿,神阿,求你救我,救救我。」这样不断的喊 着,我就跟着声音奔去,就跑到一条河的旁边,看见有一个人坐在一只独木舟上,水流得很急,而且是临近一个瀑布的地方,他的性命是很危险的,于是我就把他救了起来,送他到家里。今天我把这一位来介绍一下。昨天那位在船上喊 着说「神阿,求你救救我」的,就是今天这位讲许多理由说没有神的先生。我说得有没有理由,请你们去问他自己吧。 


真的,许多人的良心被蒙蔽,还没有醒起来的时候,可以说出许多理由来,以为没有神。但是等到没有法子,快要死的时候,想到将来的结局的时候,他的良心就要告诉他有神了。今天可以过去,今天还年轻,不要紧,但是,有一天到永世里去的时候,那睡 着的良心,要发出声音了。我时常说,良心可以睡觉,但是,良心不会死,到了时候,终要说话的。不过到那天才知道有神,恐怕太迟了。 


英国有某某父子两人,是最大最热心的无神派。一天,父亲快要死的时候,在床上翻来覆去,好象很不平安的样子。儿子看见他这样,恐怕他的信仰有些摇动,就鼓励他几句说,「父亲,拉牢!」他的父亲流 着眼泪说,「拉甚么牢?」他们既然没有神,还有甚么可拉呢?但是我们感谢神,我们有可拉的,不是虚空的,我们的背后有可倚靠的。我们知道我们所信的是谁。 


朋友,请你们听里面的声音好不好。在我们的头脑里面,时常有种种错误的思想,受种种外面的影响;但是,在我们里面的声音是可靠的,是能够代表那个真我的,请大家留心听里面的主张,好么? 


我曾研究过,世界上从来没有一个生下来就是无神派的,都是习相远的。所以无论如何,我们的良心是顶宝贵的,若是能够随从良心的指点就好了。 


祷告的见证 


我们已经看见过宇宙的大小,宇宙的组织和世人的心理,都是证明在宇宙间必定有一位神。让我们再看另外一面,就是我们基督徒对于神是如何。基督徒可以说是世界上认得神的。基督徒的经历,可以证明有神。从我们的祷告得答应、有赦罪的恩典、有意外的保护上,都能知道有神。若是没有神的话,就没有我们这些信的人了。 


今天,我把我自己祷告的经历来告诉你们一点。我祷告的经历,是不大告诉人的,不过我今天来说一点。 


在一千九百二十六年阴历的正月,我在乡下。那个时候,刚巧福州有几个弟兄预备要开布道会,就是王连俊弟兄,缪受训弟兄、陆忠信弟兄等。他们也要请我去帮忙,我想他们人既然这样多,我不必在内了,不如到乡下去布道吧,于是就约了六位弟兄。有二位现在是在上海昆山花园帮助威立思先生,一位现在在福建白牙潭,二位在厦门学飞机,一位在连江。我所以把他们提起来,因为他们和这件事是有关系的,他们可以为这件事作见证。我们就坐了轮船,到一个乡村,名叫梅花乡去。那边出鱼顶多,所以渔夫赚钱也顶多。在我们六位弟兄之中,有一位年纪只有十六七岁的弟兄,他是被一个学校所革除的,他的母亲实在没有法子,就把他领到我的地方来。第一个月,我真是对他没有法子想;到第二个月,他得救了。他得救以后,很喜欢作工。到第三个月,就同我们到梅花乡布道。我们本来已经同一位认得的教员说好,到了梅花乡,就住在他的学校里。但是,到了那里,他就拒绝我们,不要我们住,因为他知道我们是去传道的。我们东走西走,一直走到天黑,没有地方可以住,后来到了一家药材店,他们倒肯接纳,我们就住在他们的阁楼上。 


初七夜里,第一次出去布道。那里有一种特别的空气,人都是顶客气,但是,话都是半吞半吐的,说了半句就走了。我们对他们讲了没有几句,他们就不要我们讲了。我们问他们为甚么,他们又不肯照实说。真是弄得我们不懂。晚上回家的时候,大家都说同样的话,都有同样的事碰到。我们就去问那位药材店的老板,他还比较熟一些。他就说,你们不要理会这种事情吧。到了明天,又出去卖圣书,布道,我们的那位小弟兄出了事了,他被他们这样的闷葫芦气得了不得,于是就拉住了一个乡下人,硬问他到底为甚么?那个乡下人就对他说,「你们不知道,我们这里的神太多了,所以别的神一概都不能接纳了。我们这里有一位大王神,每到正月里,就有游行赛会的事。你们来得真不巧,因为十一就要举行赛会,大家都忙得很,不能听你们讲耶稣了。这位大王,从明朝一直到现在,很是灵验,而且从清朝到现在,二百多年,每次出会,都是天晴,没有一次下雨的。」那位小弟兄,一听这话,气极了,就说,你看今年出会,必定要下雨。他们许多青年人,一下子就喊起来说,有一班传道人说,今年大王出会要落雨的。不到两点钟的工夫,全梅花乡都知道说传道先生说,今年迎大王神的那天要下雨。于是有人纷纷论说,若是下雨,那么是神灵;若是不下雨,就是大王灵。我们回家以后,大家都知道这不是一件好随便说说的事,我就对那位小弟兄说,天由不得你作主的,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他说,我们去祷告就是了。我就说,不错,我们可以去祷告,但是神会答应么?这合不合神的旨意呢?这样,我们大家都去祷告神,他们把饭已经替我们豫备好了,我们也不就吃,一直祷告,祷告到后来大家都没有忧愁焦急了,都很平安了,而且我们每一个人都好象是有把握的样子了,我们才去吃饭。吃饭的时候,就对老板说,我们大家都知道十一大王出会的时候要下雨的。老板就说,照我看起来,不见得会下的,请你们也不要胡说了吧。第一,因梅花乡有了二千多家人家,差不多每一个男子都是靠捉鱼吃饭,难道他们还不识天时吗?他们早几天就知道了。第二,请你们也要顾到我这个小店,我是靠 着这店生活的,不要连累我。但是,我们各人都很平安,都很有把握的,知道神已经听了我们的祷告。到明天,就是初十,我们又出去。今天出去,不只是那位小弟兄说,十一要下雨,连我也是说,十一要下雨了。大家都出去说。后来我们要卖福音书给他们,他们不买,道理也不要听,他们说且等到十一再讲。这天若是下雨,就是耶稣是神;若是不下雨,就是大王灵。 


顶希奇的,在初九夜里,我们曾经得着一个应许,就是:「以利亚的神在那里呢?」因为这是关乎到神的荣耀,同以利亚的时候相差不远。我们就在前一夜,就是初十夜里再求,因为若是不下雨的话,那末梅花乡上有一万多人民,以后我们不能再布道了,梅花乡布道的门就要关起来了,没有法子进去了。我们中间有一二位信心软弱的弟兄说,求神必须先下雨,就是最好在今天晚上就下。后来我们睡觉,我们一睡睡到很迟了,后来有太阳光射在我眼睛上,因为我是睡在一个小窗子旁边,我想不对了,太阳出来了,怎么办呢?于是就起来跪下祷告,那时衣裳也没有穿好。后来一个一个都醒了,大家都起来跪下祷告说,神阿,今天是显出你荣耀的时候,求你使雨落下来,证明惟有你是神。我们大家都作很恳切的祷告。后来大家都说自己不好,因为神已经听了祷告,何必再这样恳求呢?于是大家都下去吃早饭。我是一个负责的人,所以特意壮壮他们的气,对管饭食的一位弟兄说,今天不要预备干粮了,因为今天要下雨,我们不能出去。于是我们就谢了饭,谢饭以后,忽然有一位弟兄又继续下去祷告说,求神保守这个信心,来证明你是神。这是顶自然接下去的。于是我们就去盛稀饭吃。我刚巧是对 着窗子坐着,一碗稀饭刚完,忽然听见屋上有淅沥的声音,大家都互相看着,大家肚子里面明白了。我们都去盛第二碗稀饭。我就问,要不要再祷告?有一位弟兄说,何不再祷告呢?我们看这雨太小,要下得顶大,才显明是神自己特意降下的,不是偶然的。于是就再作了一个祷告。祷告以后,真的天黑了,雨也大起来了,屋瓦都是顶响的。真的,雨越下越大。我们大家吃完了早饭,就都立在小店门口看大王出会。本来大王是预备上午九点钟出会的,但是雨从九点起,一直到十一点,还不停。因为他们不能迟过一个时辰,所以就勉强把大王抬出来,那知道这次的雨,实在不小,竟有二三尺深的水。大王从庙里抬出来,抬了没有几步,几个抬大王的人,一人一跤的跌在水里。连大王自己也跌下去,跌断了三个指头,一只手臂,头也跌扭了。他们就把大王扶起,把头弄正,再往前抬。后面跟 着许多青年人都喊着说:今年大王倒霉了,今年大王倒霉了。这样一面走着,一面喊着。那知雨越下越大,真是不能走了,他们就把大王抬到一个陈家的祠堂去。有几个乡老就去问问大王,为甚么今年下雨呢?他们真是有本事,不知道怎样一来,他们说,大王并不是要今天出会,是你们这班人弄错了。大王说,他要在正月十四晚上八点钟,才出来,今天才是十一呢。那些老年人,以为是应该十四才出会。但是,那些少年人说,为甚么今天大王自己也跌跤;而且手臂、手指,都跌断了呢? 


到吃中饭的时候,我们就求神再给我们天晴,下午可以去作工,我们就有了信心。我们连带也就求神,十四晚上再下雨。于是吃了饭,出去布道。那天下午真是好,一堆一堆的书真是不够卖,一会就卖完了。 


我们因为十五上午一定要回家的缘故,就求神使十二、十三、十四,都天晴,好便于作工。十四晚上,必定要下雨,好使人知道大王不是神。真的十二、十三、十四都天晴。我们决定在十四晚上,在那药材店里开一个布道会。那时店主也已经信了主,到现在还是好好的一个弟兄。十四晚上,天已经在下雨了。店门前,已经看见有许多人等 着了。我们再上阁楼去祷告,求神使雨下大些。赞美主,果然雨愈下愈大了,这晚上,乡人抬大王出庙的时候,跟着大王一同出来的,其中有十七八个,至少跌了五六跤。有许多少年人喊 着说,有神,没有大王。我们在那里作了很好的工作。十五早上,天未亮我们就动身回家了。真是赞美主。 


我们祷告所得的答应,真是很多,这足能证明有神。在我们属灵的经历上,顶可以证明神是活的神。 


人如何能见? 


哦,我们不能随便这样过去。我说,若是有神,应该怎么样呢?我们相信有神不够,请读一节圣经,就是阿摩司书四章十二节:「你当预备迎见你的神。」朋友,你预备来见神么?你如果知道有神,并不是可以随随便便的过去的,糊胡涂涂的坐 着的,第一要预备好来见祂。朋友,你能不能见神?我盼望我们中间,再也不要被无神派的学说弄胡涂了。 


如果有神,应该怎么作才能够见祂呢?惟有一个法子,就是信主耶稣才能够见祂。为甚么呢?因为神是在基督里施恩。在基督之外,都是被定罪的。 


以弗所书二章十六至十八节:「既在十字架上灭了冤仇,便藉这十字架,使两下归为一体,与神和好了;并且来传和平的福音给你们远处的人,也给那近处的人。因为我们两下藉着祂被一个圣灵所感,得以进到父面前。」又请我们特别注意三章十二节所说的:「我们因信耶稣,就在祂里面放胆无惧,笃信不疑的来到神面前。」我们怎样才可以见神?圣经告诉我们说,惟有相信耶稣,才可以有胆量去见祂。 


有一件东西是拦阻我们与神见面的,就是罪。有了罪,就不能见神的面。罪使我们不得见神。所以神为我们预备了一个解决罪的方法,就是主在字架上,代替我们担当了罪。祂死,是为我们罪的缘故;祂受鞭打,就是为我们受的;祂在十字架上,就是为你我的罪。因为主耶稣死了,又复活了的缘故,所以每一个信主的人,就可以坦然无惧的去见神。因为中间那拦阻的墙垣已经拆去了,那罪的问题已经解决了,所以能够没有惧怕的来见神。我对你们说,有一天,你们每一个人总要遇见神。你们要遭遇到的,若不是被接纳而为神的子民,必定是被拒绝而作神的仇敌。主已经死了,罪的一切问题都已经解决了。让我们今天来到神的面前接受吧。因为凡要到神面前来的,必须毫无拦阻才可。那一种人是不能到神的面前的呢?朋友,你是不是基督徒?是不是无神派?我劝你,你要相信主耶稣。今天有没有人要接受耶稣基督作救主呢? 


朋友,请你记得,有一天你也得见神,你没有法子隐藏,你总要和神见一见。只有一个法子,就是隐藏在主的里面,此外没有第二个方法。有一天,当你看见神的面孔时,你要想隐藏,那就太迟了。所以,请凡愿意接受主的,现在就接受吧。不要迟延。 


也许有许多人,对于主的救赎,不十分明白,好象有一个问题说,主的血怎能够带领我们到神的面前呢?请你们各人问自己的良心就知道了。现在有一个案件,就是罪放在面前;另外还有一个见证,就是在我们的良心里面,就是那个最宝贝的良心作凭据说,我们有罪。有许多人因为在良心里面有这样一个案件,就不敢想起神,就怕神,因而不要神。朋友,请你不必再怕了,因为有我们的主耶稣作了中保。 


我们的主,祂离开那荣耀华丽的天堂,就是要叫我们上去;祂受刑罚,就使我们得了平安;祂死,我们得了生命;祂被厌弃,使我们被悦纳。因此现在你我的罪担,都可以放下了,因为神已经审判了主;所以只要信祂,就可以亲近神。若不信主已经为你担当一切罪孽,确实是可怕的。盼望我们各人开启自己的心来接受主,若是能够这样作的话,就可以知道,神今天对你不再是法官了,乃是亲爱的父亲。 


我们知道意大利的地方,是常常有地震的。有一次,有大地震,房子、树木等大都毁坏倒塌。许多人都拿着东西,抱着孩子乱跑,面上现出很是恐慌的样子。惟独有一位老太太,不像他们那样的惊恐乱跑,她靠 着自己的门框一直笑着。顶希奇,她没有拿东西,也没有去寻找可安息的地方,只是看着那些逃难的人而大笑。有好奇的人对她说:老婆婆,你发疯了么?是不是被地震震坏了神经呢?老婆婆,快快收拾你的东西走吧。那位老太太,只管笑 着。又说,我本来对他们说到将来的事,劝他们信主耶稣基督;我也对他们说,若是不信耶稣,将来就要下地狱受硫磺火烧的。但是,他们一直不理我,总是不听,以为可笑。今天神只用祂的小指头动一动,大家倒都怕起来了,大家就都不知道如何作了,东跑西奔,真是没有办法,我看得真是可笑。朋友,你曾想你将来的事么?你若到那天的时候,会不会像那班逃难的人,无法可想呢?我对你说,凡是已经相信主耶稣的人,就不会动,还是很平安的阿。地震,你怕吗?如果你怕,就何况地狱呢?地狱你怕吗?地震虽然是可怕的,可惊的,但是,倘若和地狱比起来,就差得远了。朋友,请你不要把地狱来比地震,你们要因地震而想到地狱。你情愿受地狱的苦吗?各位朋友,请你都来相信主耶稣,好避免地狱的苦,而得享天堂的福。

微信公众号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的二维码微信ID-fuyintt.jpg

您也可以关注

【福音城】微信公众号

公众号名称:

基督耶稣福音天天报

公众号ID:

fuyintt

也可以保存二维码图片,打开微信,扫描保存的二维码图片,添加关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