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忠仆——黄得恩弟兄访谈录,第二章 分享在逼迫时的经历

 神的忠仆——黄得恩弟兄访谈录,第二章 分享在逼迫时的经历

神的忠仆——黄得恩弟兄访谈录,前言.jpg

二:分享在逼迫时的经历


问:请您分享在逼迫时的经历好吗?


答:五十年代初政府搞肃反运动,逮捕了上海聚会处里不少的弟兄姐妹。这时,左姐就叫我去沪,同时帮助福音书房的工作。我们在聚会处的服事从来没有工资,大家都是仰望主,靠由主安排的自由奉献生活。


到了五八年,我在上海的处境已经很困难了。有一天早上灵修时,我读诗篇119篇75节,“你使我受苦,是以诚实待我。”这句话进到了我的心里。我说,“主啊,别的都可以,但反革命的帽子求你不要给我。”因为一戴上反革命的帽子,子女就难以生活了。我吃苦可以,但子女为我吃苦,我却舍不得。感谢神,他是忍耐的神。他忍耐我一直到1965年。


五九年,从上海开始,搞所谓的基督教大联合,基督徒在上海聚会的堂所从约二百处一下子被缩减到十二处,聚会处的房子也被政府接收了。在这种形势下,因我知道自己所信、所持守的是什么,反而被视为死硬的顽固分子。于是,我就回赣了。


回赣后,我被安排到政协农场劳动。六三年秋起,政府要我交待解放以来的“问题”,把我家搜查了两次,拿走了不少中文书。那时我正在翻译F.W. Grant的约书亚记和诗篇的注释,这后来就成了我“进行反革命活动”的证据。


六四年,主借着别的弟兄把十字架的道路指给我。在我遇到苦难前的一个礼拜,神的仆人汪主恩受圣灵感动从合肥给我来信。在第一封信中他就告诉我:他感到有重大的试炼会临到我,让我全然依靠祂,顺服至死,并引腓立比书二章勉励。读这封信,我听到了主通过汪弟兄在对我讲话,我对即将来临的苦难就有了主的话了。不久后汪弟兄的处境就很困难了,于是他就在别人写给我的信的背后亲笔抄了威尔士大复兴时被主使用的Evan Roberts的诗句:


千人的手不能阻我,万人的眼也不!路上荆棘不过助我忠勇进前得福!我心我灵,今当复兴,让这世界过去。生命的主求你快临,接我进入天域。


我读后对妻子说,感谢主,神的话语来了,我们顺服吧。这样,受苦的心志就更坚定起来了。这是六四年三月十六日。十八日早上,我正读出埃及记33章14节,神说“我必亲自与你同去,使你得安息。”神的话带着巨大的力量进入到我的生命里面,使我心里发亮。我读完这一节时,公安人员叫我去派出所,后又用车把我送到看守所。当我知道自己要进看守所时,一点也没有自己的感觉,只是活在主面前,主的平安胜过了我的天然,使我可以“视囚如归”,面不改色心不跳,有平安喜乐在我心。从此开始了十五年之久的囚禁劳改生活。


在我遭受苦难的日子里,是主的恩典托住了我。入狱的第二年,有一次我有病(伤寒症状),已经两三天颗粒不入,我请求医治却得不到。这时我祷告说:“主啊,我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我得不到任何帮助。如果我的时候到了,愿你接受我的灵魂;如果你还要我为你活,为你作工,就求你显出你的作为。”祷告结束后,我心中完全安息,毫无挣扎。主果然让我看到了神迹,那么重的病,第二天竟不治而愈,能够进食。


我被关监牢的头五年,政府没有找我询问过一次话。但在六八年南昌召开万人公审大会时,却突然宣布我是“倪柝声反革命集团核心分子”,并指控我立场反动,在监管期间仍领七个青年信主,最后宣判我“顽固至极,死不改悔,从严判处无期徒刑。”关于判决书上的事,由于政府是从不认识福音真理的观点来定罪的,我都未作申诉。只有对指控我用话语诋毁毛主席这一点,我向政府申明:自信主后不叫小孩为小鬼,断没有这种行为。听到宣判我领七个人信主时,我很惭愧,在主面前说:“主啊,我真是惭愧。我才只带了七个人信主;我带七人信主是无期徒刑,带七十人信主还是无期,我为什么不带七十人、七百人信主啊!主啊,我实在是不够。”


当听到他们说因我反动,所以从严判处无期时,我说:主啊,感谢你。你知道我的软弱,我实在不配进你的国,不配得你的荣耀。你用无期徒刑来造就我,用苦难来磨练我,栽培我。你现在实在是在栽培我。我甘心接受你的管治,愿荣耀、感谢都归给你!”


感谢主,在公审大会上他给我平安,使我十分平静。汪老弟兄两封信的交通也大大扶助了我。我不但把自己交给了主,也把妻子儿女一同交给了主。我还祷告说:“主啊,我完全属你。你命令我背十字架,我接受。我再一次将自己献给你,愿你的同在扶持我,拯救我,直到我见你。”


公审大会结束后,又要开始游斗。在汽车开到会场门口时,我求主使我能看见一个我熟悉的人。果然,有一个熟人被我看见了。我一看,很喜乐,笑了。之后因我的脸上一直有平安喜乐,一位红小兵还喊:“这个犯人还在笑哩!”在他们游斗我的两个多小时中,我一直与主有亲密的交通,我甚至自己在心里唱诗歌。那首歌的歌词是:愿你为大,哦,主耶稣!你的爱征服了我。靠你十字架我向己死,完全为你而活。还有那首“千人的手不能阻我”的诗,在心中反复吟唱,直到回到看守所。


为主背十字架,苦中有甘甜。在劳改期间,我努力作好自己的工作,学习关心别人。虽然生活很苦,但我不言苦。有主同在,我心中喜乐,口中怎能讲出“苦”字呢?我想起主在十字架上为罪人所受的苦,只觉得自己不配。我渴望的就是高举主的名。那时,犯人每月写信不得超过一封,每封信不得超过一百字。于是我就想方设法把“主”这个字写进信中,封封都有。我这十五年中,没有一天不默想圣经,操练与神同在,常常喜乐,不住祷告,操练爱神、爱人。甘心受苦忍耐,凡事仰望神,交托给神。常常在心中哼唱属灵的歌。主多年来造就我的话也常常回到我的心中,无论是从书本来的,还是听见过的,都使我重新忆起,满得滋润、警戒和鼓励。神在这十五年中怜悯、造就了我。


我于七九年被释放回家,八一年,省法院给我平反,“撤销原判、宣布无罪”,恢复公民权利。我接到这个文件时,在灵里猛然想到神把我这个罪人称为义时的大救恩,心中对神充满感激。抵家次日我为教会向神祷告时,主给我诗篇81篇10节:“你要大大张口,我就给你充满。”我就求神给我在南昌看到有200人归主。我参加家庭聚会,也下乡传福音,感谢主,祂让我所看见的远远超过我所祈求的。

提醒:【福音城】目前有一位事工维护,最近因为本职工作时间因素,每日祷告词依然坚持发布,只是发文时间无法确定,请各位家人知悉,求主保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页评论仅管理员和发布者可见]

分享:

支付宝

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