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的使女侯秀英姊妹的简介》(一)侯秀英姊妹给教会的帮助

 《主的使女侯秀英姊妹的简介》(一)侯秀英姊妹给教会的帮助

恩召3.jpg

(一)侯秀英姊妹给教会的帮助


一、几点声明 各位读者兄姊们:我相信各位都是愿意学习跟随圣灵,有心走主道路的人。所以在此同一的目标,同一的道路上,让我们彼此把所有属灵的妆饰品都摘下来罢!以免日后成为铸造金牛犊得罪神的材料。( 出三十二1至6) “ 现在你们要把身上的妆饰摘下来,使我可以知道怎样待你们。以色列人从住何烈山以后,就把身上的妆饰摘得干净。” ( 出三十三5、6) 好,现在让我们踏踏实实地在主面前继续交通这篇未完的见证罢。


 ( 一) 圣灵不印证 本篇见证原先主给的题目是:侯秀英姊妹与“ 台北神的教会” 的关系。但后来却改为主借着侯秀英姊妹给“ 台北神的教会” 的帮助。题目更改虽属小事,但圣灵的引导却受难为了。因此,当我写完第二大段之后,就觉得难以再继续写下去了。其间我虽多次的企图挣扎努力,想无论如何总要把此篇见证写完,那知道圣灵就是不印证。一连好多次都是写到中途,里面膏油就没有了,好像圣灵的水流干了,无法再写下去了,只好停笔。因此复兴报九、十、十一等三期的见证栏又缺了。那么就另刊别题见证罢,可是圣灵也不印证。


( 二) 录音机罢工了 因着主多方面的带领,似乎觉得该返台一趟。其中主要的目的,是想:主若愿意,尽量多印几本该出版的书籍。因此当前之急务就是加速赶整“ 七筐” 及“ 复兴报” 的稿子。可是因主的怜悯,目前我所有的时间几乎都被圣灵所带领的事奉排满了!实在很难再抽出时间来整理文字。但又迫于返台时间在即,同时主又兴起一个极其奇妙的外在原因,促使我不得不毅然决然地离开岷市,带了十九片侯姊妹的录音片,打算到碧瑶山上来抄录,豫算着主若愿意,也许可以利用一至二周的时间,埋头灯下,日夜苦干,以期把侯姊妹所交通的但以理书全数抄录出来。


元月廿三日午后安抵碧瑶市,先把一切录写工具都安排就绪了,然后恭恭敬敬地跪下祷告,把在碧瑶期间所要录写整理的文字一概交托在主手中后,正要开始好好抄录时,想不到录音机竟罢工了,一点都不肯动。当然很可能是电器本身或线路有什么不对,但我心中却极其平静,认为是主不要我抄录音,而是要我做别的,尤其是录写见证。本见证便是在碧瑶期间所写最主要的见证之一。


( 三) 出乎意料之外的带领 主既如此出乎意料之外地带领,真是叫我不能不停下自己原定之活动,恐惧战兢的地学习尽量跟随祂在里面随时的引导,正如诗歌所唱:“ 因为爱你使我生敬畏,你的最小的宣布。”


( 四) 以主观经历的见证代替客观理论的叙述 本来我是想用十分客观的说法来说明这件事,但结果主不印证;并且台北神的教会弟兄姊妹大部份都是初蒙恩刚得救不久的人,所以真正能直接受侯姊妹的帮助的并不太多,甚至连大部分同工也不例外。故此,主要我以亲身的经历见证这件事。


二、得帮助的内容 兹以灵感先后为序交通见证于后: ( 一) 但愿祂


早在一九五五年,那时我们刚结婚不久,当我们要离开台北定居高雄之前,有一天,我正在“ 工人之家” 洗衣服的那里,正好侯小姐不知道什么事情也走到那里,我就要求她说:“ 侯小姐,请你送我一节圣经节好不好?” 她安静默然沉思了一下,然后说:“ 但愿祂。” 没有想到这三个字经过了这廿年来多少的变迁,依然不变,并且不知不觉在我属灵的经历中,已开始渐露苗头了。


一九七○年,当主把“ 七筐” 的负担更明显更具体地放在我里面时,我里面就有一个感觉,主若愿意,主若以为美,将来该有一本书,叫做“ 但愿祂” ,是集“ 七筐” 各集之精华于一书。更奇妙的,有一天早晨,我正在整理被褥时,突然间从灵中唱出:


降A调 但愿祂(选66首调)

3/41.2|3-3.4|5-3.2 |1.123|2--|

但 愿 祂,但 愿 祂,但 愿 祂 在教会 中,

3.2|1.21.6|5.55|61.51.3.2|1--|

并 在 基 督耶 稣 里,得着 荣耀,直到 世 世 代。(1) 永 永 远。


这些事我都和侯姊妹交通过,那时候她正在巴西她外甥女家,现在侯姊妹已经到主那里去了。自从去年年底以来,我灵中一直有个强烈迫切的祷告。也可以说是目前主给我的唯一的倾向,或说惟一的心愿,就是:“ 主阿,除了你和你的旨意以外,我再没有时间可以浪费了!( 因为我已经不是年轻人了!) ” 这岂不就是但愿祂么?哦,主阿,我感谢你,廿年前你借着你的使女所撒在这小小心田中的一颗生命的种子,到了廿年后的今天才看见一点点青苗。栽种浇灌的她已经到你那里去了,惟愿你这位叫牠生长的神,亲自看顾保守这棵青苗,使之长大直到见你的面。


 ( 二) 主的量给 “ 耶和华是我的产业,是我杯中的分,我所得的你为我持守。用绳量给我的地界,坐落在佳美之处,我的产业实在美好。” ( 诗十六5、6) 一切的工作,一切的事奉,并你接触的一切人物,甚至你一生的疆界和年限,都在乎到底主有没有量给?如果是主量给你的,那谁也不能侵犯或夺去;如果主并没有量给你,那你无论怎样争取、怎样努力,最终也是徒劳无益。所以我们只要安心在主的量给。不是争取,乃是相信;不是慌忙着急,乃是安静镇定;不是筹划定妥,乃是跟随圣灵等候神,到了时候祂就会显明出来。 “ 耶罗波安是大有才能的人,所罗门见这少年人殷勤,就派他监管约瑟家的一切工程。一日耶罗波安出了耶路撒冷,示罗人先知亚希雅在路上遇见他,亚希雅身上穿着一件新衣,他们二人在田野,以外并无别人。亚希雅将自己穿的那件新衣撕成十二片,对耶罗波安说,你可以拿十片,耶和华以色的神如此说,我必将国从所罗门手里夺回,将十个支派赐给你。( 我因仆人戴维,和我在以色列众支派中所选择的耶路撒冷城的缘故,仍给所罗门留一个支派) 因为他离弃我。……没有遵从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我必从他儿子的手里将国夺回,以十个支派赐给你。我必拣选你,使你照心里一切所愿的,作王治理以色列。你若听从我一切所吩咐你的,遵行我的道,行我眼中看为正的事,谨守我的律例、诫命,像我仆人戴维所行的,我就与你同在,为你立坚固的家……。” ( 王上十一28|38) “ 耶罗波安心里说,恐怕这国仍归戴维家,这民若上耶路撒冷去,在耶和华的殿里献祭,他们的心必归向他们的主犹大王罗波安,就把我杀了,仍归犹大王罗波安。耶罗波安王就筹划定妥,铸造了两个金牛犊,……一只安在伯特利,一只安在但。……这事叫百姓陷在罪里。因为他们往但去,拜那牛犊。耶罗波安在邱坛那里建殿,将那不属利未人的凡民立为祭司。耶罗波安定八月十五日为节期,像在犹大的节期一样。自己上坛献祭。他在伯特利也是这样向他所铸的牛犊献祭。……” ( 王上十二26|32) “ 这事以后,耶罗波安仍不离开他的恶道,将凡民立为邱坛的祭司,凡愿意的,他都分别为圣,立为邱坛的祭司。这事叫耶罗波安的家陷在罪里,甚至他的家从地上除灭了。” ( 王上十三33|34)


上面这段事实,自然包括许多属灵的意义。但我所注意的点是:“ 在乎神的量给” 。耶和华事前已经差遣先知很清楚地告诉耶罗波安了。“ 我必将国夺回,将十个支派赐给你,只要你听从我一切所吩咐的,我就与你同在,坚立你的家,……” 可惜,耶罗波安得国之后,竟忘记了( 或者是不认识) 是耶和华的量给,只要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正的事,耶和华就必坚立他的国位。他却提心吊胆,深恐国仍归戴维家。因此他就筹划定妥,铸造两只金牛犊代替耶和华,立凡民为祭司,自定节期,……以致大大地得罪耶和华,不但把百姓陷在罪里,甚至他的家从地上灭绝。这就是那一位不认识耶和华之量给的耶罗波安王所作的蠢事、恶事、胡涂事,实足令后人引为鉴戒。


反观今日教会中多少的争执,多少的不愉快。甚至互相批评论断、彼此反对攻击,这都是不认识神的量给的愚妄人所作的愚蠢事。 所有的问题全在乎主到底有没有量给你?如果祂确是量给你,那么你只要跟随圣灵一步、一步的引导,安静等候主的时候来临。既来临了,更要遵守祂一切所吩咐的,行祂眼中看为正的事。千万不要自己筹划定妥,铸造金牛犊,……以致连累他人,且自招亏损,甚至灭绝。


举个实例说明罢:两年前主带领我们举家迁居M地。当时一位教会长者非常和蔼友善地来看我们说:“ ××姊妹,你们此次来M地,不是教会请你们来,是主请你们来的。” 我听后灵里感觉实在非常有膏油,既甘甜又喜乐。事实也确是如此,因为我们来M地的手续是我一位亲戚自动甘心乐意地替我们办理的,并且在办理的过程中实在看见主近乎神的同在。因此,我更要恐惧战兢地学习凡事求问主了。


当时两位教会长者直接间接的先后四、五次交代转达并当面邀请我参加同工聚会,但是当我认真求问主的结果,主并不印证这件事,所以我也就没有参加同工聚会了。当我们才到M地时弟兄姊妹确是很善意,诚意地要在青年聚会、姊妹聚会、家庭聚会,或青少年特会中有点交通服事,可是我里头觉得都不是,所以一一推辞,不久我们搬家Q市时,教会是安排我们在彼多有一点服事,但结果发现主并不是那样量给。后来我们又搬回M市,我倒没有想到主非但没有量给,甚至还禁止。我多次求问主是不是把主的话语领会错了,恳求主一定要给我改正。但主没有改变祂对我的带领。起先我实在不明白主为什么这样做,慢慢地,主叫我懂了。当我越跟随圣灵时,越显出主对我的量给。原来主是量给我一些暗中隐藏,以及一些不受欢迎的事奉。(原谅我现在暂不公布。)


有一次外子郑弟兄也颇左右为难的怪责我说:“照着你所受的栽培,以及学习的年日,应该有一点功用才是,怎么你却连一点用处都没有呢?”(他是指着教会明处的事奉说的。)当时我也无言以对,因为照人看,事实确系如此,有时候,我也受到引诱,也想要有一点用处,结果主不但不称许反而责备,只好俯首向主认罪后才被带过去。有一天,当我们(弟兄和我)一同祷告时,我就问主说:“主阿,弟兄说我连一点用处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奇妙,说时迟,那时快,圣灵就从里边一直笑出来,笑到一个地步几乎要圣灵充满了。此后,主就逐渐向我开启了。


主向我说:“正如我们一个身子上有好些肢体,肢体也不都是一样的用处。我们这许多人在基督里成为一身,互相联络作肢体也是如此。”(罗十二4、5)就如人的身体来说,不但有明显可见的四肢五官,同时也有可能是更重要但却终生隐藏的五脏六腑。并且人身内的脏腑之重要性较比体外的肢官有过而无不及。通常一个人招致死亡之因,常是在里面的脏腑不行了。如果仅是外面肢官之损伤,最多不过是残废而已,对么?


所以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更安心于主所量给我的服事,也十分安息而且膏油地在暗中隐藏来事奉祂。


再者,当你越跟圣灵,你就越能摸到主所量给的事奉是那样合适,一点都不冲突,好像别人都不合适,只有你合适。因为那是主量给你的。这样的事奉是最膏油,最有主同在,而且也是最不引起莫须有的争执。可惜,今天能看见这一点的到底不多,并且常给予一个极不正确的说法:“这个人属灵,没有身体感觉。”其实这才是最不个人属灵,这才是最有身体感觉(只是不是团体感觉)的事奉。不过此中还有深的属灵讲究,也有甚难分辨之肉体搀杂和仇敌的假冒就是了。外行的人不懂,内行的人一看就知道了。

提醒:【福音城】目前有一位事工维护,最近因为本职工作时间因素,每日祷告词依然坚持发布,只是发文时间无法确定,请各位家人知悉,求主保守。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本页评论仅管理员和发布者可见]

分享:

支付宝

微信